— 有氧植物F —

【授权翻译】Fear Blinked 恐惧眨眼了 (HalBarry)

标题:FearBlinked (恐惧眨眼了)

作者:Scriptsscrapscutlery

分级:没有性,甚至没有很多亲密场面。

人物:Hal Jordan, Barry Allen, Iris West, DianaPrince, Bruce Wayne, Clark Kent

链接:http://scriptsscrapscutlery.tumblr.com/post/84099927000/flash-greenade-fic-dean-made-me-fear-blinked

梗概:作者另一篇文《Isolation》的续篇。

授权:

 

 

“那不是Hal。”

 

“而你有什么证据吗?”

 

“我需要你相信我。”

 

“而我需要证据。”

 

“Bruce,我……我没有什么证据。我只是知道。”

 

“那可帮不了什么忙。”

 

“我知道,”Barry说道,但是他一直没有移开视线,一秒也没有。

 

“我会着手调查的。”

 

~~

 

“你还好吗,Hal?”在第一个吻结束的时候Barry问道。这个吻不完全是他所期待的那样,但是他又说不清楚到底是哪里有问题。

 

“我很好,”Hal平淡地回道。他依然笑着,但是看起来不如从前那样真成了。

 

“咱们上楼去吧。都过了太久了!我只是想知道都发生了些什么。”Barry说着拉住了Hal的手。只是感受着Hal的皮肤贴着他自己的就足以让他忘记上到他的公寓要走几层台阶,或是他走的太快几乎要让Hal的胳膊脱臼的问题。那一刻他的喜悦超越了几乎所有事情。

 

~~

 

老实说,Barry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了。Hal从来没有完全与Barry十指相扣过,取而代之的是,绿灯侠总是会让自己的无名指和小指留在Barry的手之外。这样,反过来,就能紧紧蜷住Barry的无名指和小指了,而且一开始这会有点不太舒服,但是这样的次数多了,Barry就不太会注意到它了。不会不舒服,这只是Hal与其他那些Barry相爱到更亲密层次的人所做的不一样的事情而已。

 

Iris每次逗他玩儿的时候都会冲他眨眨眼,就好像在否认刚才所说的嘲笑话一样,而且过了一段时间,Barry也真的这么相信了。这不过是和Hal牵手的方式一类的事情。Barry觉得这和Hal的能量戒指有关系,但是他不知道到底有什么关系。

 

Hal刚开始这么做的时候,他会在Barry试图像普通人一样地牵手时点出来。Barry只会翻个白眼,但他秘密地很喜欢这样。

 

牵着Hal的手让他稍微放下了一点担忧。

 

现在Barry低头看了看Hal的手,这一刻,爬着自己记不得级数的台阶,喜形于色。

 

他们十指相扣了,还有Hal脸上的表情;那不是Hal的脸。

 

~~

 

“停一停,”Diana说着让一只手覆上了Barry颤抖的手指。

 

“他本应该回家来的。”

 

“他已经在家了。我们还什么都不了解呢。”

 

“他不在家!那不是Hal!”

 

“战争可以改变人的,Barry。你有没有想过……”

 

“你应该看看他的脸的,Diana。”

 

~~

 

Barry试着考虑了其他的可能性,而且他真的不想说也许只是他自己反应过度了,但是就是有什么事情整个感觉就不对。不过表象其实很明显。在Barry问及宇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Hal变得有些更加易怒了。不是Barry要给他试压,但是他可以看出自己每次提及这个问题的时候Hal身体上的变化,绷紧的肌肉,撇开头不看Barry,然后就是怒气。Barry有的时候分不清楚这怒气到底是针对他的还是针对挑起了那场宇宙暴动的起因的。

 

这几天Hal也会因为最小的事情而发飙,但是并不是他因为发生的事情而生气,更多的是他因为搞不清为何自己的记忆如此混乱而生气。有那么一天,两人正看着他们最喜欢的节目,Hal在不停地试图回忆起上一次他们这样看节目的时候发生了些什么。他不停地说着就在嘴边了,有那么一瞬间,Barry可以看到从前的Hal浮现出来,但是之后他就只会因为想不起来而生起气来。

 

Hal会被最轻微的触碰吓一大跳,就好像他无法确定这触碰从何而来一样。Barry关于这不是Hal的理论随着两人的相处时间变长而逐渐减弱了。也许他只是忽略了所发生的事情的重要性,也许Hal得了PTSD(创伤后精神紧张性精神障碍),而他应该为所遭遇的事情寻求真正的帮助。

 

Barry为自己之前所产生的想法感到愚蠢。他试图把Hal从一场非常大的创伤性事件中剥离出来,他还试图抹掉Hal生命中某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这对他所爱的男人产生着不小的影响。

 

~~

 

“你想谈谈吗?”

 

“没有人相信我,现在我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Clark。”

 

“帮他寻求他所需要的帮助。Hal有点儿固执,但是你能说服他的。”

 

“我要如何那么做?我自己都在毫无来由地害怕着。”

 

~~

 

那时是凌晨一点三十四分。Barry精确地记得,因为Hal翻过身来身体贴上他的时候他正在看着时钟。他能感觉到Hal的手绕过他的胸膛,还有那些瘦骨嶙峋的手指,然后尖锐的指甲开始在他光裸的胸肌上划过。

 

“我喜欢和你一起住,”Hal说道,“简直是场狂宴。”

 

Barry摔下了床,差点在床头柜上把脑袋撞开花。Hal手上的指甲像划开纸巾一样划穿了他的胸肌。Barry可以感觉到鲜血缓缓地从那四道平行的伤口里流了下来。

 

栖身床上的是一个看似Hal的生物,但是胳膊更长,手指变长成了用来撕扯的指爪,牙齿参差不齐但变得锋利,而眼睛在黑暗的房间里闪着金色的光。Hal的身体比例不再符合常理,而且他四肢并用地爬下了床,他的胳膊肘和膝盖似乎在每一次动作的时候脱臼又重新归位。

 

Barry紧紧地贴着卧室的墙,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有些想要伸出手去,但是他不知道这样做能有什么效果。这不是PTSD,这是一头完全不同的野兽。

 

“我能感觉到你的恐惧,”妖魔化的Hal说着靠得更近了一点,“再来一点儿,BarryAllen。我只需要你再给我一点儿!”

 

Barry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到自己的大脑被恐惧占据,恐惧到没有一个念头能够化作实际动作。他只是站在那儿,僵硬于他深爱的脸被某种可怖的东西控制了。之前,Barry害怕Hal的情绪和心理健康被战争的压力所侵害,但是现在他可以看出不管是什么控制了Hal,那都是他所感受到的恐惧的具象化,一种完全可以夺走Barry性命的感知,就像夺走Hal的那样。

 

那生物用后腿站了起来,将前肢放在了Barry头两边的墙上。那生物将脸凑得更靠近Barry,恶劣地笑了起来说道:“这是不是你想要的?这是不是你所爱的男人?”

 

终于,在那一刻,Barry找到了对抗恐惧实体的能力,而且那一刻他心里明白,他要说的是事实;他知道Hal在那里面,他鼓足了身体里所有的勇气,说:“我没有在战争里失去Hal,他是被夺走的。而我势必要把他从你那里夺回来。”

 

那生物似乎被这一股勇气、希望的爆发伤到了,它尖锐的指爪在墙壁和地板上一通撕扯之后才意识到已经没人在那儿了。在看到泼溅到地上的血时它啧啧地笑了;它也许没能抽出Barry心中的希望,但它重伤了它。

 

~~

 

“我们要失去他了,”Bruce吼道。

 

“他大脑里的闪电,他们太强大了,”J’onn说着把手从Barry的头上挪开了。

 

“他愈合得不够快,他会失血过多的!”Diana叫道。

 

“让开点,”Clark说着开始用热视线为Barry肋部的伤口消毒。

 

“我来处理他腿上的这个。”Victor说着用激光集中治疗起一道不那么危及性命的伤口。

 

“我不觉得他能够……”Bruce回答道,心电图平了下来。

 

~~

 

“Barry?”Iris冲着黑暗的公寓问道,她敲了敲门发现并没有上锁。屋里散落着一些纸、几个杯子,看起来Barry似乎是急急忙忙离开的。介于Barry经常不分事件地迟到,这也并不奇怪。

 

她继续叫着他的名字直到她听到卧室传来一声忙乱的声响,在走向那里之前,她就退了一步回到了门边。Iris很了解Barry。他不是那种不回应的人,而她听到的声音来自什么大型的东西。眼睛紧盯着卧室的门,她一直退后到Barry的公寓入口,但是在伸手开门之前,卧室的门开了一条缝 。

 

“是你吗,Iris?”一个熟悉的声音轻轻地说。

 

“Hal?”

 

“当然是我了,还能是谁啊?”

 

Isis没有停止退回入口的脚步,有什么在告诉她不要停,Hal没有完全打开门让自己出现在她眼前这一点让她更加谨慎。

 

“我没意识到你在,我很抱歉,我晚一点再来找Barry。”Iris喊道,手放在门把上。

 

“我觉得我做了什么很糟糕的事情,Iris。我对Barry做了一些很糟糕的事情……”

 

这让Iris停了下来,瞬间回头尖声吼道:“你做了什么?”

 

“来卧室,我给你看。”Hal说道,然后开始啧啧地笑,但是同时,他的身体挤开门缝摔倒下来,门砰地一声撞在墙上。他的手上和脸上染着血,眼泪从眼里流下,同时身体开始变形,伴随着响彻公寓的爆裂声,变成了什么超越本身形体的形状。

 

“他妈的什么鬼?”Iris说道。

 

“你得快跑。我没法……我没法继续压制它了!”Hal吼着,因为这丑陋可怖的转型而痛苦地哭叫着。“我会去抓你的,Iris。”

 

Iris打开门出去然后猛地摔上了门。

 

~~

 

“他在哪儿?”

 

“平民不能……”

 

“滚他的,Bruce。送我去你们的天宫,随便你们管那个地方叫什么。”

 

“最好照她所说的做,”Clark说道。

 

“如果我是你,我会听超人的话。”

 

~~

 

这身体的表面大部分都被绷带、烧伤凝胶覆盖着,热烧消毒风险太大的部分就被几针缝了起来。进入房间的时候Iris看到了另外几个人,确切的说是三个人,三个人都是地球的绿灯侠。Bruce和Clark陪着Iris进入了房间,看到Barry时她用手捂住了嘴。

 

“他为什么没有在愈合?”完全地沉默了一刻之后她问道。

 

“他被恐惧感染了。这减缓了愈合的速度,”John Steward说着走向了Iris,“我们知道恐惧会来这里,所以我们一直在看护着他。恐惧想要他因为Hal无法停止想他。”

 

“所以你们就干等着让它来了结它做了一半的事儿?”Iris质问道。

 

“我们更倾向于让它来到这里而不是呆在地球上。”蝙蝠侠说。

 

“用Barry做诱饵?”

 

“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想要你来这里。”

 

“为什么,因为我会指出这是我从你们这群人那儿听到的最大的背叛?”

 

“因为你会指出这个计划会有多么残忍。”Bruce厉声说。

 

“Bruce,够了!”Clark吼道,“Iris完全有权担忧,只要她想,她也完全有权像我们一样呆在这里。”

 

“我们和它正面对上了,女士。我们看见了它,而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也看见了这一切发生时它看我们的眼神。每一个人,我们每一个人,我们只是假装我们没有看见。我们看见了恐惧,我们和恐惧四目相对,这让我们全都沉默了。”Guy说道。

 

“是我们害Barry这样的,”Kyle说,“我们也害了Hal。我们有机会阻止这一切的,但是我们都太疲倦了。”

 

“那就修正这一切,”Iris说道,拉过John刚才坐的椅子,放在了Barry的床边,然后死死地盯着门。

 

“你在做什么?”Kyle疑问道。

 

“我要守着他,而你们,不管Hal现在是个什么,你们要保证他进不来那扇门。”

 

沉默再度降临,直到……

 

“是,女士。”Guy回答道,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向了门边。

 

“我们保证。”John回答道。

 

“我们会阻止他的。”Kyle说。

 

蝙蝠侠只是冲她点点头,而Clark走了过来,一只手落在她的肩上。五个人打开门,锁上,然后脚步声渐行渐远。

 

Barry艰难的呼吸声成了唯一的声音。

 

~~

 

她能听见它。那生物来了,伴随着那声音,恐惧正占据上风。

 

~~

 

套索在变形的Hal身上拉扯,现在它是唯一阻止着那生物到达Barry的房间的东西。Diana用尽了全力紧紧抓住那绳索,但是即便尽了最大的努力,绳索依然从她的指尖逐渐被抽走,即便鲜血正从她的手掌的伤口渗入绳索的纤维里。

 

“去你的,”她尖叫道,伴随着爆发的怒火,她用尽一切力量狠狠拉动绳索,一拳揍上变异的Hal。Hal后退了约二十英尺,一道墙挡住了他让他没有摔得更远。他的身体完全陷进了墙里。这似乎没什么效果,他只是从墙里出来,用一道纯黄色的集中光束将Diana从门边猛得扫开。

 

这给了Clark足够的时间从上一轮激战中恢复过来,他全速飞向Hal,抓住他的腰将他狠狠地撞向地面。这一击的力量似乎撼动了整个瞭望塔,但是再一次地,没有能够阻止Hal。Hal的脑袋似乎在四面旋转,就好像里面没有受到脊椎骨的限制一样,闪着光的黄眼睛盯着Clark。

 

“别看它的眼睛,”John一边试图爬起来一边吼道。

 

Clark能看见那被摧毁的农舍,家人的尸体倒在废墟里,这都是因为……

 

他因为针尖一般的爪子撕裂腹部的疼痛而从噩梦中脱离出来。

 

John和Kyle共同从戒指射出一记绿色的能量波,完美的击中了那生物的眼睛。这让Clark得到了解放,但是不能阻止他受到的伤害。Guy驾着Clark离开那生物,Diana俯冲过来给Hal的胸口来了一记凶猛的肘击。

 

“我们不是要杀了他,Diana!”Bruce喊道,挣扎着保持意识。

 

“如果那样才能阻止他的话,”Diana尖叫着回应,紧接着一只嶙峋的手绕上她的脖子把她撞向了附近的墙。

 

他们开始明白没有希望了。

 

~~

 

“快帮帮我穿上制服,”Barry说道。

 

Iris站起来走向了衣橱,扯出了他的制服,然后开始帮他把腿伸进去。他们没说话;他们都在试着尽最大的努力不碰到伤口。Iris知道她在这个房间里坐下的那个瞬间,这一切就注定会发生,而她也很高兴他是那个帮着Barry准备的人。

 

穿上了制服,他一瘸一拐地走到了门边。他给出信号的那一瞬间,Iris打开了门,然后关上、在他身后锁上了门。

 

~~

 

在关上门和被Hal捡起来之间,Barry不知道实际过了多少时间,但是感觉就像一瞬间。那生物开始戳刺着它知道的伤口,让它们变得更糟糕,每一次戳刺,Barry都疼得吼出声。

 

他的同伴们都挂彩了,做不了什么,有些人甚至奇怪他为什么从房间里出来了。

 

“你爬着也要来找我,你想让我完成这不可避免的事情,”那生物用Hal的声音说。

 

“我知道你在那里面,”Barry说道。

 

“我会从你的腿开始下手。我觉得我会把它们撕下来。”

 

“你和我的潜意识对话过。”

 

“不过也许会从膝盖骨下手。我可以看到你的脑子里面。你想过如果你没有了双腿会怎么样。我猜很多人都害怕失去肢体。”

 

“我和你分享了一切我能分享的。”

 

“在你还有意识的时候,我会把你开膛破肚。”

 

“我爱你Hal Jordan。现在睁开眼睛。从这里面逃出来。”Barry尖叫道。

 

“你以为除了让我更想撕碎你之外你还能做什么吗?Hal Jordan已经不在这里了,这里只有视差怪。”

 

“他比你更强大!”

 

“没有什么比我更强大,Barry Allen。你的爱不行,HalJordan的也不行。因为你和你的同伴害怕被我夺走生命,所以我每一秒都在变得更强大。”

 

“我不怕你,”Iris说道,打开了门走进了过道。

 

视差怪的注意力从Barry的身上转移到了这个刚刚叫了他的女人身上。

 

“对我来说你只是一条外星臭虫。在我的一个朋友的身体里搭了个便车。”

 

“我可以看进他的脑子里。他害怕他会永远无法再相信Hal。”

 

“我没有在说他。我在说我。我不怕你,”Iris再次开口,她向前走了一步。

 

“你怎么敢,”视差怪把Barry丢到一边,尖叫道。

 

“你想看我在你面前吓得发抖吗?”

 

“你是这里最容易恐惧的人,”视差怪回答道,与Iris面对面,“吃了你都比跟你完成对话容易,人类。”

 

“但是你做不到。我懂得恐惧。我看见过人死去,而且他死去的时候我就坐在家里,想着他会不会再回来。我见过我的家庭被你这样的存在撕得四分五裂,而你猜怎么着,也许是我的人类直觉,毕竟我没有超能力,但是我再也不稀罕为你这样的生物而恐惧了。”

 

“闭嘴!”

 

“别人每天都这么对我说,在酒吧里,在我的单位,在网上,到处都是。你以为听到这句话我就会闭嘴吗?”

 

“你到底是什么?”

 

“你完全搞错了。你知道他们无法在物理上打倒你,你也许是无法阻挡的。”

 

“闭嘴!”

 

“但是你甚至碰都碰不了我,不是吗,”Iris说道,“你都没法竖起一根手指头来阻止你所认为弱小的我,因为你自己已经开始感觉到恐惧了,你赖以生存的恐惧。你开始听到脑后有一个小小的声音在问你难道人类其实是你最大的恐惧。”

 

视差怪试着猛冲向她,但是感觉到了自己身体里深处有什么东西。

 

“你开始侵蚀你自身的恐惧了。你开始活生生地吃掉你自己了,视差怪。看吧,我能直呼你的名字。我用你自称的名号来称呼你。他们以为你是恐惧,也许你真的是。但是现在,你是可以被定义的。你被我定义了。也许爱本身没法击败你,但是希望可以击垮你。”Iris说道。

 

“请你,拜托……”Hal开口道。他的声音没有被恐惧过滤过,只是听起来像他自己。

 

Iris从Hal面前向后退开了一步,Barry站到了她前面。他把手放到Hal的头后,给了他一个吻,额头挨着爱人的,就像几个月前两人在哥谭市第一次接吻那样。

 

“你比这可强大多了,Hal。你能赢过它的。”

 

“Barry,我……”Hal试着说,恐惧重新控制了他。

 

“加把劲儿Hal!现在就是你不惜一切代价把它从你身上剥下来的时候。你是我所认识的最勇敢无畏的人!恐惧控制不了你。”

 

伴随着一阵尖叫和喷薄而出的能量,一只亮黄色的虫子开始从Hal的嘴里撕扯着钻出来,三位绿灯侠集中了他们最后的力量铸成三道绿色的能量,组成三根巨大钉子,向着视差怪猛刺过去。每一根都抓住它身体的一部分,将它从Hal身体里拖出来钉在了墙上。

 

很显然它没有死,但是现在它太弱了,哪儿也跑不了。

 

Barry也许吸引了这个男人,但是Iris击垮了那猛兽。

 

~~

 

Iris向蝙蝠侠伸出手,帮助他从地上站了起来。

 

“谢谢。”蝙蝠侠说。

 

“别再那么想当然地看待我了。”

 

“是的,女士。”

 

~~

 

Hal四天后才醒过来。他抬眼望去,看到Barry坐在那儿,看着他。Barry冲他笑了起来,Hal却张了张嘴。

 

“如果你想说的第一句话是你很抱歉的话,我不想听。”

Hal闭上了嘴。

 

“我不怕你。我比以前更怕虫子了一点点,但是我没有生你的气。我只是很高兴你回到我的身边了。”Barry说道。他站了起来,双臂环住了Hal。

 

两人那天剩下的时光里都没动窝。Barry深深呼出一口气,想着这将会是很长的一段康复期,如果真的能完全康复的话。

 

Hal之外的地球绿灯侠们,把视差怪拖回了Oa。Diana教了Iris一些防身术。Clark帮着Bruce复位了几处脱臼的地方。

 

他们与恐惧四目相对。

 

恐惧眨眼了。

 

-Fin-


评论(9)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