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氧植物F —

【授权翻译】Isolation(HalBarry绿红,关于Hal不在期间Barry的心情)

标题:Isolation

作者:Scriptsscrapscutlery

分级:M因为提及性

人物:Hal Jordan, Barry Allen, Iris West, DianaPrince, Bruce Wayne, Clark Kent

链接:http://scriptsscrapscutlery.tumblr.com/post/82226336001/flash-greenade-fic-isolation

梗概:Hal因为一场跨银河的冲突而被召唤走了,地球上所有的灯侠也都被叫走了,留下了Barry完全孤单一人。Barry适应得不太好,他向他最亲密的朋友和战友们寻求支持,但是随着Hal杳无音讯的时间越长,回忆就越是折磨着他。

授权:



 

 

“回见……我爱你。”

 

~~

 

“那如果我碰你这里呢,”Hal说着,手指摸索着抚过Barry的身侧。

 

“这不公平。你知道我那里很怕痒。”Barry一边扭动身体一边说,但是由于双手被绑在床头,他也做不了什么。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Hal说服这么做的,但是他知道如果他真的很不舒服的话他可以从束缚中震动出来。

 

“如果我……”Hal一边说着一边亲吻起Barry左边的胸肌,然后停下来用舌头轻柔地按压着他的乳头。

 

“嗯,我觉得你可以……”Barry开口说道。蒙着眼睛他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Hal的呼吸声,Hal每一次亲吻他发出的细碎声音,以及感受到Hal的身体压在他身上的暖热。Barry只能感觉到……

 

~~

 

“Hal!”Barry呼喊着弹坐起来。床罩堆作一团落到了地上。刚才的温暖不是Hal,只是他那条用旧的被子。他的手放在平时Hal躺的地方,但是Hal不在那里,清冷的空位。Barry叹了口气重新倒回枕头上。甚至还没过多长时间呢,他就已经这样了?他都不知道要怎么才能熬到头。昨晚他做了个梦,梦见他的牙齿掉光了;掉牙代表压力,而他也没法否认他的确为过去几天所发生的事情提心吊胆。

 

一切都太快了。这就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当时他们正在吃晚饭。当晚轮到Barry做晚饭,只是一顿简餐,但是Hal被告知他们谁都不知道的一个星系中发生了什么大型冲突,打断了他们的晚饭。绿灯军团的所有成员都收到了召唤。Barry看着Hal飞向天空,然后他已经好几天没有收到对方的消息了。他不知道还有多久他才能听到任何关于Hal的消息,这就是最让他恐慌的部分。

 

Barry望了一眼钟,在起床上班之前还有几个小时可以睡,而且今天上午他没什么事,于是他翻了个身享受这时间。多睡一个小时已没什么关系。

 

~~

 

已经过去两个月了,而他依然什么消息都没有听到。任何一位地球的绿灯侠都没有发回消息,这只让正义联盟的情况更糟糕了。不光是因为他们为浩瀚宇宙中奋斗的同伴们担心,也是因为他们得同时打理绿灯侠们守护的区域。

 

今天是平和的一天,是那种谁都不想在意的最糟糕的那一类日子。

 

“他会回来的,”Iris West说着靠近了Barry的桌子。在这么闲适的日子里,他找到了时间喝杯咖啡读本书,想着也许,只是也许,这么做能够让他心情放轻松一些。

 

“你是这么想的吗?”

 

“我知道会的,”她说着在他的面颊上亲了一下。她拿着咖啡坐了下来,从包里拿出了一本草稿本开始涂涂写写。

 

“我从来没像这样被丢下过,至少,我的记忆里没有。”

 

Iris嘲笑道:“每一次,Barry Allen,该死的每一次。”

 

“什么?”

 

“你有没有曾想过你把我撂在原地站着摸不着头脑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

 

Barry沉默了,因为他不知道,确切的说,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都怀疑这个问题有没有答案,所以他转而喝了一口咖啡然后将手上的书翻了一页,虽然他并没有读完最后一段。坐在那儿以来他已经把那本书读了六遍了,但是这没什么关系。

 

“你还要回答我吗?”

 

“我还不太确定,”Barry说道。

 

“你能回答我吗?”

 

“我觉得我回答不了。”他回答道,抬眼看向她。她伸过一只手来放在他的手上,然后继续写着草稿本上的东西,Barry在她写完最后一句之前看完了那本书。

 

~~

 

“我真的很厌倦孤单一人。别留下我一个人。”

 

~~

 

是滋滋作响的培根。它轻轻发出爆裂声的样子,或者是因为煎锅太热而蜷曲起来的样子。出于某种原因,Barry的脑子在所有的事情中唯独注意到了它。三个月过去了,Hal还是没来消息,或者说还是没有任何关于Hal的消息。有没有专门给那些丧命无尽黑暗宇宙的灯侠的恋人们传信的执行官,还是说只有人类会这么做?他们要怎么知道要传信给谁?如果那些人不知道自己的家人是某跨银河警卫力量的成员,他们又到底要如何解释呢?

 

为什么是培根呢?为什么是那段回忆,关于Hal试图用手喂Barry吃培根结果烫到手的样子的回忆。为什么Barry没告诉Hal他在同一块培根上烫着了舌头?为什么隐瞒了这小小的真相?

 

可能是因为Hal那天早上亲吻他的方式:一只手在他耳后,舌头稍稍停留,而他的手向下伸去……

 

“感到压力特别大的时候,我就会试着冲个澡。我不知道。这总能让我平静下来,在你离开的时候让我平静下来。”Iris在那天两人喝咖啡的时候这么告诉他。

 

不是说他需要冷静下来,他只是需要知道Hal很安全,全部的绿灯侠都很安全,但是他无从而知,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没有哪场战争能无人伤亡。

 

~~

 

他的通讯器响起来的时候是凌晨两点半,通讯器搁在桌子上震动第一下Barry就醒了。

 

“我们收到来自Oa的传送通告,”蝙蝠侠的声音说道。

 

“他们说什么?”

 

“他们要送一个负伤的灯侠回我们这里治疗。他们没说是哪个。”

 

Barry挂上了通讯,穿上了外套。不在乎,反正他要去瞭望塔。

 

~~

 

Barry到达的时候,一个来历不明的灯侠正要离开瞭望塔。Barry已经学会不通过外表评判其他星球的生物,毕竟他是一个绿灯侠的恋人,也就是说撞见其他星球生物的机会是肯定有的,况且他们大多数已经对地球人有着很不好的看法了。那个生物飘向起飞台准备重新回到宇宙去投入那场Barry毫无概念的冲突,Barry冲他点了点头。

 

Diana捏了捏Barry的肩膀得到了他的注意,神速力者转过身看向了她。她和其他人一样神情坚毅,但是同时,表情又带着什么含义。

 

“你知道是不是他吗?”Barry问道。他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或者他是不是应该前往医务室。

 

“蝙蝠侠在处理大部分的事情。我刚刚听到你进来了,而且我觉得熟悉的面孔来迎接你会比较好。咱们可以一起过去。”她说道。

 

Barry点了点头,跟着她的流星大步走向了负伤灯侠休息的房间。几个正义联盟的成员以及他们的伙伴们已经站在附近想看看到底是哪位伙伴回来了,但是没人还没人的得到答案。

 

他们窃窃私语地讨论着道听途说来的话,关于看到一只手,制服的一块,头发的颜色,但是没有哪个版本能够真的对上号,所以只是带来了更多的疑惑;不过人们注意到Barry和Diana正试图挤过人群的时候那些窃窃私语的交流声停了下来。几个月前Barry和Hal开始交往的事情还是个小秘密,两位英雄走到门前的时候,人群静了下来,变得严肃了,一切动作都停止了。Barry被拉进医务室的门时回头看了看那些面孔。

 

他们看上去都为他感到很难过,还是说这只是他当下无可抑制的幻想?

 

~~

 

“我召集了联盟中的核心成员。灯侠们要求没有外界力量参与这场战斗,虽然我们已经提供了我们最精锐的成员给他们。”蝙蝠侠解释道。超人看向了这边,好像只是听到这样的要求被再次重复就已经是对他的道德准则的一种蔑视了。

 

“我把Barry带来了,”两人走进门的时候Diana说道。

 

“很好。我们得投票表决我们是否要对绿灯军团的命令置之不理。”

 

“什么?”海王叫道,“如果灯侠们不希望外人掺合,那是他们的选择。”

 

“我同意,”J’onn在房间后部说道,“我们负伤的同伴被送回来代表着将伤者送回他们所属于的地方,也代表着他们想要表达的另外的信息。我们不应该踏足我们不完全了解的政治领域。”

 

“我支持去支援他们,”超人说道,“我不想让这场战争里出现更多的伤亡了。灯侠们应该利用他们能得到的任何帮助。”

 

“我支持超人,”Diana说,“我们应该让那些散播恐惧的人的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觉得我们应该置身事外,”蝙蝠侠说,“于是我们就需要你的一票了。Hal不在,你来决定我们是否因为两方之间的联系而与他们共同作战,还是说我们让灯侠们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Barry。”

 

Barry退了一步稍微离其他人远了一点,他不太确定这做决定的任务应该由他来肩负,但是其他的每一双眼睛都在看着他,等着他做决定。他意识到如果Hal就是隔壁房间里的人,那个负伤的人,那么他们估计会告诉他的,或者至少如果他神智清楚的话会去询问他。

 

他能看出超人和Diana脸上的急迫。他们知道既然Hal依然在战场上,Barry不顾一切也会参与的,让灯侠们能最快地回到家。

 

“我猜我们应该遵守灯侠们的要求,”Barry说道,“我同意他们。”

 

~~

 

水太热了。

 

水太冷了。

 

把水调到他想要的温度要转动水开关的圈数似乎比洗澡本身还要麻烦,但是他想着要试试Iris的建议。泡个澡,冲个澡,让水冲走你的忧虑,即使只是那十五分钟。

 

Barry向后靠在浴缸里。Hal的手臂环抱着他的肩膀,而他能感觉到爱人将他拉近。他的阴茎抵着他的背下方,他的肩膀靠着Hal坚实的胸肌,莲蓬头的水洒在他们赤裸的身体上,他们只是放松着。

 

Barry的手抚上Hal的膝盖,但是它们渐渐摸上他的大腿,然后摸过他的头,最后停在Hal的脖子后面,后者亲吻着Barry的耳后。

 

“我觉得Iris最近意识到了某些事情。”Barry能够听见Hal在他的耳边低语。

 

Barry向后靠在浴缸里,所感受到的只有瓷的质感。Hal不在。只是水汽捏造出的回忆。

 

~~

 

“你逃不掉的。”Iris说。

 

~~

 

“你感觉怎么样?”Barry问道。

 

“我有点感觉不到我的胳膊。蝙蝠侠给我用了某种药。”Kyle Rayner说着,几乎一动不动地躺在医疗舱里。

 

“你有没有想要我通知的人?你懂的,告诉他们你没事?”

 

“谢谢,不过我应该能够在一两天内就离开的。我想亲自告诉他们。”

 

“休息会儿吧,有什么需要就告诉我。”Barry说着轻轻捏了捏灯侠的手。Barry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Barry,”Kyle突然开口。

 

“是?”

 

“谢谢。真的,谢谢你。还有我很抱歉,我没看到他,有一阵子没看到了。这很……”

 

“现在先休息。回头咱们再细聊。”

 

Barry关上门,向前走了几步,重重地靠向一面墙然后滑了下去,把一声抽泣扼制在了他红色的外套里。当你身处一颗装满了超能个体的卫星上时,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人听见的。

 

Barry感觉到两只手滑到他的手臂下,把他提了起来,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谢谢,Clark。”Barry很快说道,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

 

“想聊聊吗?”

 

“我以为你被我早先在投票上做的决定气死了。”

 

“我对此并不高兴,但是我能理解你为什么那样做,同理我理解为什么你来查看Kyle。”

 

“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查看他。”

 

“你想要确保他没事。”

 

“所以说呢……”

 

“你有一颗善良的心,Barry。你没有逼着他告诉你更多的信息,即便他愿意告诉你。你估计觉得这很有愧与他,但这并不。你为某人担心,这没什么丢人的。你害怕Hal会遭遇什么,这也没什么不对的。你知道有多少次Lois跑掉了害我担心到死吗。”

 

“Lois?让你担心?”

 

“我有超级速度,但是我却甚至跟不上她。”Clark说道。这让Barry稍微笑了出来,并且能感受到双肩上的手稍微握紧了一些。Barry深深吸进一口气,又呼出来,然后感觉到肩上的手放松了一些,以及出于某些原因,他觉得压力从肩头稍微落下去了那么一些。

 

~~

 

Hal在他屁股里的感觉,骑乘和磨蹭那精实的胯部的感觉。Hal的手在他的身上来回抚摸的感觉,Barry亲吻他的感觉,舌头翻搅;Hal深深地埋在他体内,撞击所有甜蜜的敏感点,还有那唯一的一次他们那么做了,Hal在他的体内释放。Barry不太清楚是什么让他俩希望尝试这个的,但是他们做了,然后在性爱之后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疲劳。汗水顺着他们的身体滚落,唇间溢出愉悦的呻吟。Hal坐了起来,吻着Barry的胸膛,两人做爱到最后Hal高潮了,两人之间的摩擦最终也让Barry高潮了。

 

他们就那样呆了一会儿,只是呼吸着,心脏狂跳,互相信任着,互相陪伴着。

 

这些是Barry晚上躺在床上时无法逃避的东西。

 

~~

 

“如果你死了,我会找到你,然后再杀了你。”

 

~~

 

已经是早春了。整个街区正举办着一场小小的花卉节,人们拿出他们的植物和花卉卖给邻居或者任何想要分享的人们。整个街区限制了车辆的通行,所以出行变得几乎不可能。Barry从来没想过这会是个大问题,但是问题摆在这儿了,成群的人赶来购买精致挑选的花朵。几乎每种颜色都展出了,从颜色最深的兰花到最明亮的山茶花。尽管他持保留态度,Barry依然穿上鞋子,决定去看看这闹哄哄的事儿到底是怎样。

 

他走在各种卷曲的葡萄蔓、紫藤、青藤以及那些紧紧攀住藤蔓以求活命的莓果组成的城市丛林里。男人女人都在挑选着手工的花束,甚至还有一个专卖蜂蜜的摊位,不同区域被不同颜色的标识所代表。

 

微风吹起一阵混杂着花瓣、叶片和香气的迷乱,为Barry地脸上抚上了一抹笑容。头一次,他感觉到了些许的平和。也许是因为时间太久了他已经不确切地记得要如何去象从前那样担忧了,毕竟已经,几乎五个月已经过去了,依然杳无音讯。

 

“这些是给你的,”一个花匠说道,递给了Barry一束鲜花。

 

“我没为这些付过钱。”Barry带着疑惑的表情说道。

 

“我知道,他付了。”

 

Barry看向花匠手指的方向。乱糟糟的棕发,招摇的笑容,飞行夹克,一瞬之间,Barry就站在了那人的面前,模糊的红色T恤残影,被不自然的风吹起纷飞旋绕的一大片花瓣,以及一束弄坏了的花束。

 

Hal一只手放在了Barry的耳后,而Barry满怀期待地笑了。Barry细细品味着这一刻,停留在他皮肤上的压力,他的身体向前移动贴上Hal身体的方式,而脑中最后方有那么一个想法告诉他这一切不真实,不要相信他手中的花茎,也别相信微风吹过Hal头发的样子。有那么一个想法,他再次坐在淋浴中,回忆着以前发生过的什么事。

 

他告诉自己的大脑静下来,然后他享受起他的“欢迎回家”之吻。

 

 

-FIN-


评论(3)
热度(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