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氧植物F —

【授权翻译】As It Should Be (Halbarry,NC17,Hurt/Comfort)

标题:As It Should Be

作者:Khazadspoon

分级:Explicit, NC-17

人物:Hal Jordan, Barry Allen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69178

梗概:闪点事件之后,Barry必须在他自己的现实中确认。他必须知道Hal没事。

授权:

 

---

    他成功了。一切都回归正常了。

 

    他希望。

 

    只差最后一件事情要去确认了。

 

    当他来到公寓门前,敲门时他的心脏在胸腔里跳得像是要冲出来一样。Barry吞咽着,喉结上下滑动,等待着回应。如果他弄错了怎么办?如果Hal不在那里怎么办?他永远的改变了什么吗?

 

    如果Hal依然已经死——

 

    门开了。

 

    “嘿Barry,什么——”Barry打断了他的朋友,将两人的嘴撞到一起。双手颤抖着捧住Hal的下颌,一声破碎的抽噎堵在了喉咙里。“Barry,嘿Barry,怎么了?”Hal抚摸着他的头发,换上了一种安抚的语调。

 

    “我……我试着——”他停了下来,他找不到词句。他的双臂环抱着Hal的身体。他想让自己一直停留在这一刻,想要确认Hal没有消失。“我只是需要知道你很安全。”他轻声说。Hal用大拇指摩挲着Barry的脖子,试图让对方安定下来。

 

    “我没事,朋友,我就在这儿。”Hal让Barry在公寓门口静静地拥抱了他一会儿。Hal的心跳声和Barry手指下感受到那稳定健康的脉搏是一种恩赐一般的慰藉。

 

    “我——我能进来吗?”他看着棕发男人背后乱糟糟的公寓,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渐渐慢了下来。Hal依旧邋里邋遢的,有些事情永远也不会改变。

 

    “进来吧,”Hal拉着他的肩膀让他进来,“我没什么能吃的东西……你可以吃点我的剩饭。”

 

    Barry伴着还未平息的抽噎笑了出来:“我觉得我就算了。不觉得我这会儿会吃东西。”

 

    Hal点点头给了他一个小小的微笑。金发男人很高兴Hal,有这么一次,没有就为什么Barry会在大白天的不打电话就出现在他公寓的事问出一百个问题。他很安静,眼里有一抹好奇的光,但是他保持安静,即便Barry拉起了他的手将他领向卧室。在Barry无声而严肃地将衣服从他的身上剥掉又将牛仔裤从他膝盖上褪下的时候,他什么都没说。

 

    “我爱你,”他平静地说着,在Hal的皮肤上印下一个个吻。他不常说这句话,Hal也不常对他说这句话,但是这看上去……挺好的。Barry必须要让Hal知道他的感受。这位飞行员对他来说无限珍贵,他几乎已经失去过他一次了。他再也不想体会那种感受了。他再也不想感受胸口冲撞的苦涩的疼痛了,他不想记住Hal眼里从不消失的那抹光芒熄灭的样子。Barry想要感受Hal的生命重新回到他的手里。

 

    Hal慢慢地帮他做着开拓,一次伸进一根润滑过的手指,推着它们进进出出直到Barry在他身下颤抖着浑身瘫软。他用空闲的那只手来回抚摸着Barry的大腿,弯起手指磨碾Barry的前列腺同时与他火热地唇齿纠缠。金发的男人弓起身体迎合着对方的抚摸,从喉咙深处流出嘶哑的哭叫。

 

    “我在这儿,”Hal每过几分钟就会轻声说,“我在这儿,”温柔地,轻缓地,他的小臂撑在Barry头的两侧,他推了进去。疼痛的喘息让这一切变得更加真实。

 

    Hal是真实的。

 

    他紧紧攀住棕发的男人,在两人一起动时眼泪刺痛了眼睛,他们交错急迫的呼吸声和肌肤相碰的声音填满了整个房间。“Hal,Hal,天哪,”他的指甲抓挠着男人的背,尽一切可能地将两人的身体拉得更近,因为如果他放手了——

 

    如果他放手了,Hal会消失而他会失去一切。

 

    但是Hal只是挪到他的上方,一条胳膊搂住他的肩膀然后将金发人抬起来抱到自己的大腿上。角度的变化引起一阵电流贯穿他全身,两人的皮肤覆上了一层薄汗,Hal埋在他的脖颈间低吼出声。

 

    “我爱你,”Hal呢喃道,抬起头看着Barry,而他的眼睛那么明亮,Barry觉得自己将会溺死在那双眼睛里。

 

    他们都活着

 

    Hal的手包裹着他的老二,撸动一次,两次,揉捻了一下末端,三次——

 

    高潮来临时,Barry觉得对自己所做之事的恐惧逐渐消融在了脑后。他的液体流了Hal一手,同时Hal吼着他的名字颤抖地释放了,Barry感受到了释然

 

    那一晚他第一次在Hal的床上睡觉。醒来时他被一具闻上去像皮革、臭氧层和一点点剩饭气味的身体包裹着。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这一切都是梦,仿佛等他睁开眼睛Hal就会消失,而他将不得不开始一段没有他的生活。

 

    但是他依然在那里。

 

    Hal给他做了熊仔形状的松饼。好吧,至少本来应该是熊仔形状的。Hal从来就不是个有天赋的厨师,但是他经常试着去做,这是他表现爱意的方法之一。他还给了Barry草莓和奶油让他装点松饼塔的顶部。Barry用亲吻无声地谢过了他。

 

    他的母亲还是死了,但是其他的一切都很正常。其他的一切都一如往常。

 

 

    -FIN-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