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氧植物F —

【授权翻译】Killer Heels(Jaydick,甜度高,Dick女装有)

标题:Killer Heels(杀人高跟鞋23333333)

分级:T-M之间吧

配对: Jay/Dick

梗概:别人点梗:年龄变小的Dick和Jason要去一个舞会,但是Dick得变装去,因为别人知道他们是兄弟。作者设定:这里Dick比Jason大两岁。

原文地址:http://hawkstout.tumblr.com/post/65120945745/rubitan-same-age-deaged-dick-and-jason-going-to

授权:



裙子,鞋子,宽领带,男士半正式无尾晚礼服和胸罩。

 

—-

 

“那么,你打算带谁去参加学校舞会?”

 

Jason脸红了。他盯着他的……他的随便什么看。Dick从吧台上方倒挂下来给了他一个倒着的咧嘴笑。Jason挥了挥拳头,但是那混蛋荡着躲了过去坐了下来,然后慢慢撑起自己倒立起来,这样就可以重新正面看着他。

 

“谁也不带,”Jason咕哝道。

 

“啥?”对方撅起嘴挑起眉,倒着看挺蠢的。

 

“这是小孩儿的事儿,”Jason双臂抄在胸前,“我没时间参加那种屎。”

 

“注意语言。”

 

“死开。”

 

有Dick Grayson在身边总是很难办也很轻松。Dick在十岁的时候被Bruce收养,四年之后Jason在十二岁的时候进入了他们的画面。一方面Dick似乎化解了Bruce的一部分冰冷,另一方面Jason觉得有些融不进去,至少一开始是这样。现在不一样了,Dick有点类似一个烦人的兄长兼朋友,喜欢刨根问进Jason的生活里。Jason表现得很恼火,但是其实偷偷地喜欢Dick这么关心他过问他的生活。的确这蛮烦人的,但是依然……这让他觉得安心,让他觉得有人关心他。

 

Bruce,他,Alfred和Dick是一个团队。

 

一个家庭

 

“我打赌所有的姑娘都在敲你的门呢,”Dick说着荡着跳起来做了个空翻完美地落在了Jason的身后。“你不该这么害羞的。你是个帅小伙。”

 

“这超傻逼,学校舞会,真的假的?”Jason说着试图转移“姑娘”这个话题。姑娘们是……一种在早上九点莫名地闻起来香香的、神秘而美丽的生物。

 

Jason喜欢女孩子,他喜欢,但是他现在没喜欢上任何一个女生。他现在其实正喜欢上——

 

“哦得了吧,我当年舞会的时候玩得可开心了,如果让我再来一次我一秒钟就会答应!”即使在和Bruce Wayne相处这么多年后Dick依然总是对一切这么充满阳光。他很苗条,但是很结实,杂技演员的身条。现在他的皮肤因为一层薄汗而闪亮亮。他比Jason高几英寸,而且总是靠下来把头搁在年轻男孩儿的肩膀上显出他的身高。

 

“那你去。”Jason凶巴巴地说,把视线从Dick的锁骨上移开。

 

“既然你还没被选走那么我可以做你的舞伴,”Dick调情道,他总是在调情,几乎要把Jason弄疯了。这不公平,Dick总是在性和交往关系的事情上那么自信,而Jason总是那么他妈的笨拙。这不是因为他不够热辣。Jason很清楚他自己很性感——问题在于他总是古怪的落单的那一个。他被有钱家的小孩环绕着,不像Dick是个交际花蝴蝶先生,Jason对该死的现状感到更多的防备。他知道他被别人看不起。他知道别人对他有偏见,因为Bruce是他的养父而他的“兄长”曾是学生会主席,数学俱乐部部长和辩论队的队长,而且(虽然其他学生不知道)他还以罗宾的身份、以及毕业后的夜翼身份活跃着。

 

Jason对青少年的愚蠢玩意儿没兴趣。他见过城市的黑暗面。有钱的预科女生,就算她们再怎么善良,也永远不会理解他。但是像Dick这样的人……

 

闭嘴大脑。闭嘴,闭嘴,闭嘴。

 

“等等!”Dick突然叫起来,“那样就完美了!”

 

“啥?”Jason吓得猛退一步,Dick突然握着他的手凑近他。Jason希望自己没脸红。

 

“记得上周Bruce抱怨我的暗中行动工作没做好吗?”

 

他记得。他们扮成应召男搔首弄姿,而Bruce扮成皮条客,但是Dick表现得太活泼了,不符合Bruce的品味。

 

Jason开始有种不好的预感。

 

“嗯哼……?”

 

“那这就是我练习的机会!我会做你的舞伴,你的女朋友!”

 

Jason瞪大了眼睛,后退了一步, Dick穿着女装挽着他的胳膊沐浴在全校学生的目光里,这样的想法穿过脑内让他的心脏就跳得过快。这所带来的侮辱。他和他名义上的两年前毕业的、画着劣拙妆容戴着难看金色假发的兄长,一起出现。不管Dick做他的舞伴的想法有多吸引人,这都将让他成为最大的笑柄。

 

闭嘴大脑。

 

“没门儿。”他粗鲁地说。

 

“有门儿,来吧啊啊啊啊~~~ 我赌五十块我能扮成个合格的女孩儿。”

 

“我每周的零用钱都不止五十块。”

 

“好吧……我跟你赌……和泰坦们一起过一个周末。”

            

Jason抬起头来。

 

Dick超酷的朋友们。

 

每个周末Dick都被允许到少年泰坦那里去和Speedy,Wonder Girl,Aqualad和Kidflash一起玩儿,随便干什么都可以

 

“成交,”他都没仔细想清楚到底他要赌什么就答应了。

 

“耶!哦天哪我猜我得搞条裙子……不知道Babs会不会帮忙。也许她有我可以借用的旧裙子?有个年长一点的女性帮忙提意见肯定有帮助——别告诉她我说她年长!”Dick说话太快了,Jason脑袋里面一片模糊,他想到如果任何人发现他的舞伴是他的女装大哥他、他们、他就玩儿完了。在他收回他的应许之前,Dick已凑到离他只有一英寸的地方了,带着一个大大的调皮地笑容。

 

“我想我得穿个女士塑身胸衣。”

 

然后说着他把手机举到耳边走开了。

 

“Babs,我有个问题,你觉得我跟你的大小一样吗?”

 

Fuck。

 

-

 

“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你不该这么做。”Bruce有与众不同的能力能够切入那团狗屎屁事儿,然后和人直截了当地说话。问题是Jason不太想要细化深入他矛盾的情绪和能够牵到Dick的手所带来的诱惑。

 

Fuck, fuck,fuck.

 

“我不知道,他似乎很执着于这个主意……”Jason说,他没撒谎。Dick一直在网上查着裙子啊首饰啊什么的,什么都查。他甚至来问了Jason的衬衣的颜色这样的他裙子才好去搭配Jason的,而当Jason说不知道的时候,Dick坚定的告诉他:“那就穿蓝色。”

 

“对你的技术来说是个挺好的考验。”

 

“但这不是有风险吗?”

 

“对什么有风险?”

 

“呃,任务?”

 

Bruce不屑地喷了喷鼻子:“不。对你的名声来说,是的,如果Dick被揭发了,你们俩都会被侮辱而且这件事情永远也不会被人忘记,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夜翼和罗宾会被抓住吗?要我说这给你的普通人身份增加了更多的故事。问题在于你需要问问你自己:你有多信任Dick?”

 

“用我的生命信任他,你知道的,”Jason撇开视线嘟囔道。

 

Bruce靠回沙发背上耸了耸肩就像在说:那不就可以了。

 

-

 

最后已经没有什么临阵脱逃的好办法了。六点时他站在学校外面,在他的新定制无尾礼服的裤子上擦着冒汗的手,这衣服估计他就会穿这一次,但是Alfred坚持让他看上去像个年轻绅士。

 

不过Dick会杀了他。他向下看了看,他的西装是黑色的,红色的修边、手绢、衬衫和领带。西装外套上钉了一朵蓝色的花。

 

本来应该都是蓝色的。在Jason没发表意见之后Dick就一直执著于蓝色,他一直说着这样如何衬托出他的眼睛什么的屁话,关于他挑了一条蓝色的裙子。

 

他订了一套蓝色的裁剪无尾礼服,有相配的衬衣和配饰。他真的订了。但这就是他们给他发来的吗?不,现在Dick要跟他唧唧喳喳的抱怨这个——

 

他的注意力被一个他不认识的女生吸引了。可能是谁的舞伴。她很高,很苗条,黑色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她……

 

老天她看上去就他妈像个公主一样。她穿着一身裙摆很长的深蓝色裙子,无袖的上半身有零散的钻石点缀出叶子一样的不对称图案,她的肩膀完全裸露着。蓝色和黑色的小花装点着裙摆,下面刚好露出一双蓝色天鹅绒的高跟鞋。她的颈项里有钻石和珍珠组成花朵和叶子一样的项链。她的头发上有一个镶钻的发饰,和项链相配,在她梳起的黑墨色长发里蜿蜒,精巧的粉色嘴唇完善了整个妆容。她缓慢地冲他拉开一个熟悉的笑容。

 

哦……

 

哦操。

 

他不使唯一一个被她——【他】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四周有细小的耳语声:

 

            “她是谁?”

 

“她看上去像个模特。”

 

“她不在这儿上学吧?”

 

“她肯定在和这里的谁交往。”

 

Dick的视线只落在他身上。Jason每天晚上在房顶上看到的他完美的魅力即使在高跟鞋上也依然是那样极致优雅。他款款走来,Jason不得不提醒自己闭上嘴巴。Dick稍稍弯腰,他穿着高跟鞋高了太多,拍了拍Jason的脸颊。

 

“我以为我说的是蓝色。”他耳语道,然后退了回来。他没生气,这是Jason现在唯一想到的事情,但是老天,他没生气。

 

Dick伸出了手。

 

Jason盯着那只手看了好久,哇哦他甚至刮了胳膊上的汗毛……

 

Dick清了清喉咙。

 

哦!

 

对方戴着镶了银色叶子和珍珠的蓝花腕饰,Jason,强迫自己握上对方的手时不要抖。

 

‘谢谢,’Dick用手势表示,为什么他在打手势?哦。哦!好吧这是个好主意。Jason眨了眨眼;装饰项链完美地遮住了他的喉结。他……他真的照顾到了一切。

 

“不……不用谢。”

 

‘那么我通过女生测试了吗?’他粉色的嘴唇向上扬起。

 

“呃……通过了,”他迅速点点头。他意识到所有的眼睛都看着他们。老天他的妆容太完美了。他他妈的怎么能把美妆搞得这么完美?哦老天,是Bruce吗?Bruce帮了忙吗?Bruce是个伪装大师,所以也许他——

 

他感觉到修长的手指握住了他的,他看见Dick用空闲的那只手迅速签了个名字。

 

‘Jay’

 

Jason试着不要脸红,Dick把自己的名字签作‘Little Wing’。

 

‘红色很适合你。’

 

他们十指相扣。Dick似乎终于注意到了两人身上聚焦的注意力。

 

‘所有的女生都在嫉妒我,’即使没有声音他也能听到Dick得意的语调,‘如果有漂亮姑娘要拉你走我允许你丢下我,我不会生气的。’

 

他完全不知道是吗?姑娘们嫉妒的是他们的男朋友们都在看着他。

 

操它的。

 

Jason拉着他向前走,越早进到昏暗的体育管里越好。Dick跟上了,即使穿着那双高跟鞋。Jason不知道他现在怎么会觉得还好的,除了他的裤子有一点点紧,还有舞会不就是最好的丢人现眼的地方吗?

 

Gotham Academy是个有钱小孩的学校。Dick不是唯一一个戴着钻石的,而Jason不是唯一一个穿着定制西装的。整个场馆被装潢得很典雅。普通的公立学校估计只有些简陋的彩色纸条装饰,这个地方远远超过了那些。这里有情境照明灯,五光十色的闪光灯,无数的假花,到处都闪亮亮的。基督啊,企鹅一定会认可这里,他总是喜欢富有带来的闪耀。除去这一切,除去看上去完美之外他无法感受这些。他有点希望他和Dick去的是一个公立学校的舞会,也许他会觉得没有这些财富环绕着他,他反而会没这么不舒服。

 

流行音乐的鼓点敲进他的头骨里面,他努力不要公开对Dick毛手毛脚,他只是对那些这么做的男生瞪视着。不过他没有Bruce的威慑力,不一会儿学生会长就悄悄靠近了他们。

 

“这不是Todd吗?”学生会长是个伪善者,蠢得不行,他是最不该坐上学生会主席位置的人。他总是试图表现得全知全能,这让Jason很是不爽。

 

而且使得,他【知道】Jason是谁。他数学课坐在他旁边,非常恼人。

 

像往常一样。

 

“嗯哼,”Jason低吼道,这家伙不止一次挑衅他,说他‘反社会’。

 

“而这位是?”那混蛋转向了Dick,几乎是试图在视奸夜翼,后者可以轻易地把他打趴下。Dick迅速对打了个暗号。

 

‘哦,你该叫我Dixie。’

 

完全无视了他的建议。

 

“这是Rachel,”Jason迅速地说。Dixie?真的假的?才不呢。

 

“Rachel,”学生会主席缓慢地念着,就像在品尝一块肥美多汁的肉。

 

‘他是你朋友?’暗号体现不出不确定,但是反正Jason可以想象出语气。

 

“不是,”Jason突兀地回答。

 

骚扰者皱起了眉:“她不能……?”

 

“她是哑巴,”Jason温柔地说,“她试图从一场火灾里面救出一篮子小猫和一个婴儿,因而失去了声音。非常不幸。”

 

“我的老天。”

 

操他真的蠢得不行。

 

“你是个英雄,不是吗?”他握住Dick的手。Jason注意到周围的人们又在看他们。Dick的肩膀微颤,轻轻地笑着。她缓缓地耸了耸肩。他缩回手打了个暗号。

 

‘哇哦,认真的吗?’

 

“小猫和宝宝都没事吧?”一个姑娘问道,已经有一小群人聚集过来听‘Rachel’的不幸故事了。

 

Dick点了点头。

 

“她能听懂我们?!”

 

‘你的同学都好蠢。’

 

“我同意,”Jason说道,“如果你们不介意,我的舞伴想要跳支舞。”

这是唯一能逃离他们的方法,拽着Dick走进舞池的时候他的心脏跳得更快了。他知道怎么跳舞。蝙蝠侠初级课程要求掌握一大堆可能用得上的技能。其中一项技能就是不同风格的舞蹈。快节奏的音乐播放着,摩登,但是其中有一种摆动的节奏。他很快对上Dick的眼睛。

 

上吧。他无声地说。

 

很快很热,而且操Dick是怎么他妈的穿着那双鞋跳舞的?他们旋转着,他把他举起,Jason太过投入甚至忘了这只是个中学舞会而其他小孩能做的最多只是生硬不自然的一、二、三。

 

操这引来了更多的注意力,但是他没法停下来。每一次他们凑近时他都能感受到Dick的微笑,无声的笑声,听见他迅速地耳语道这可比Bruce 的海军式训练好多了。Jason平日从来不在跳错舞步的时候躲闪开来,这时却完全慌神无法冷静。他们猛得倾斜身体,舞蹈戛然而止。Dick双臂环着他的肩膀,他们气喘吁吁,周围掌声雷动。Dick缓缓地舔了舔他粉色的唇瓣,Jason不得不告诉自己这是因为空气太干了所以他的嘴唇有些干裂,虽然他其实进来以后就一直盯着Dick的嘴唇看,而且那双嘴唇一直保持完美的湿润。

 

“喝点宾治酒吗?”Jason拉起Dick提议道。Dick点了点头,非常满意。他走的有些慢,他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自己要坐下。啊,那么也许那双高跟鞋快疼死他了。

 

“没问题,我给你拿过来。”

 

Jason一走开‘Rachel’就被那些受欢迎的小孩蜂拥围住。他们其中为首的就是学生会主席。

 

Jason虽然能阅读嘴唇和肢体语言,却选择盯着排队的人和宾治酒盆。

 

“喔那简直太棒了Rach!”

 

“你从哪儿学到那些舞步的?”

 

“你是哪一所学校的Rachel?”

 

‘你们没法理解我,这太滑稽了。我两年前从这儿毕业的。我发表过演讲,你们以前都见过我。’

 

“她是聋子,傻逼。”

 

“不,她好好的,能听见!”

 

“不是,她是哑巴。”

 

“谁能帮忙翻译一下?”

 

“但是她能听懂咱们的话!”

 

“但是咱们听不懂她的话!”

 

“哦是呢!”

 

“Todd似乎可以。”

 

“呃啊,不过Todd是个混蛋。”

 

他看着Dick愉快的笑容逐渐变成了皱眉。根本没有哪个有钱的昏头小孩注意到了。‘Rachel’对他们来说太完美了。一个他们能够对其说话却不会对他们说话的人。

 

“一个混蛋?”这是最近刚转来的一个新来的姑娘。

 

“是啊,你不晓得吗?”这是橄榄球队的队长,校园内最大的八卦男。

 

“晓得什么?”

 

“他是Bruce Wayne收养的儿子,”学生会主席迅速接话,一边说话一边直直地盯着Dick,就像是他想要‘Rachel’知道。就好像Rachel被欺骗了,不知道Jason背后的故事。“很明显他是个街头小孩。那家伙完全没家世。他一天到晚都在打架,我听说有一次他甚至拔出刀来威胁要开膛弄死一个孩子。”

 

他的确这么做过,但是那是因为Joker绑架了全校作为人质,而他必须得分散所有人的注意力好让Bruce和Dick溜进去。

 

而且他没有刀,那一部分是鬼扯的。

 

而且……好吧……其实谁都看得出来他可以有一万个原因和这所充斥着跳梁小丑的学校里的人打架。

 

“哇哦,真的吗?他看上去还好啊,”那个新来的女孩倒吸一口气。

 

“吶,他是个定时炸弹,他估计会哪天拿着把枪到学校来试图毙了每个人。”学生会长在这个话题上开始渐热了。“那家伙就是个垃圾,永远都是个垃圾。Rachel你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呢?一个那样的家伙根本不值得一个你这样的姑——”

 

Dick敏捷地弯下腰,脱下了他那两只高得离谱的高跟鞋,然后一把呼上了学生会主席的脸。

 

人群倒抽一口气向后推开了。学生会主席跌坐在地上,Dick高高在上地站在他面前,因为愤怒而颤抖着。

 

Jason意识到他身前排队的人都已经走了而他现在站在那里,手上拿着空的塑料杯子,感觉很糟糕。他已经……不是说他没有一天到晚听到这样的鬼话,但是……干。

 

他不想要Dick知道。

 

Dick,再一次吸引着场馆内所有的视线,光着脚走向他。

 

Jason丢下了杯子,在舞池的中央和他碰头。

 

‘我的脚要疼死了。’

 

好吧,只有一个解决办法。一瞬间Jason就把他捞了起来,他的裙子飘逸翻飞。Dick迅速地用双臂搂住Jason的脖子,他终于看上去有些惊讶了。

 

“你知道为什么我能得到这样的人吗?这样聪明,有趣,充满爱心的人?”Jason说,他的声音比他预期的还要响亮。随便吧他他妈的是罗宾,他充满魔法而且他怀里抱着的是全场最漂亮的姑娘,就算Dick是个男的又怎样?“因为有些人生而富有,而我生而高尚。”

            

然后他突然地封住了他兄长的嘴唇,因为管他的。Dick在他的怀里蜷起身,他能感觉到什么硬硬的东西隔着裙子顶着他——

 

哦操他老天的他也硬了。

 

“我们估计应该在警卫来把我抓走之前离开,”Dick耳语道。

 

离开。

 

对!

 

天杀的对!

 

他用新娘抱抱着Dick小步跑出门,闪过直线朝他们走过来的副校长。

 

模模糊糊的几分钟后,他们俩坐在了图书馆的楼顶上,Dick笑得前仰后合而Jason正试图把他的红色领带解下来,他有些呼吸不过来。

 

“我会被学校调查。”

 

“我才是那个糊了他熊脸的人。”

 

“我才是那个带你来的人。”

 

“我是有史以来最好的舞伴。”Dick宣布道。

 

“妈的,你真的是。”Jason含含糊糊地说。他缓慢地注视着Dick。后者的头发有些散开,有些垂了下来落到脖子上。他光着脚,懒懒地举着她的蓝色丝绒高跟鞋。刚才感受过长达五分钟之后Jason知道他也和他一样硬。他依然看上去像个操蛋的公主。

 

扮作一个女孩子他绝对合格了。

 

“我欠你……再说一遍我欠你什么来着?”

 

Dick笑得像只刚刚得到一大勺奶油的得意的猫,“我什么都没说过,我只是需要一个合适的动机让你带我去跳舞。”

 

“穿着女装?”

 

“去你的舞会的唯一方法,你不觉得我圆满完成吗?”

 

“你太他妈的完美了。”

 

Dick毫无保留地大笑起来,他伸出手拽下了Jason的西装外套,“你也是。”

 

妈蛋。

 

妈蛋。

 

妈蛋。

 

妈蛋,妈蛋,妈蛋。

 

大脑,停止思考!

 

Dick双手伸向背后,Jason能听到拉链滑下的声音。Dick舔了舔嘴唇,这次意味非常明显。

 

裙子委了一地,而Dick现在穿着蓝黑相间的塑身内衣站在他面前——还有内裤和吊袜带还有哦操。

 

“着装得完整。喜欢吗?”

 

Jason用手和嘴唇把Dick推到墙上作为回答,用力埋到他身上,并且明显被女士塑身衣磨得尴尬又难受。Dick的手更稳,更加冷静和自信,缠入Jason的头发拉扯着好让自己能够呼吸,然后双手滑下对方的脊背,腰胯和臀部,捏揉着,偏过头好让两人的吻能够热辣而完美,好让两人的吻能够迸出烟火。Jason在亲吻的间隙骂着脏字儿,每一次Dick都笑出声来。Dick扭动着臀部磨蹭着Jason。晚上凉爽的空气凌厉地洗刷过他发热冒汗的皮肤。两人之间有一种美好的压力,Dick突然松开了他,沉了下去双膝跪地。

 

哦……耶稣操他妈的基督。

 

“怎么?”

 

“你别想犹豫,”Jason的手已经缠上了Dick的头发,轻轻地拽着接上的长发。长发的Dick美得惊艳。长发已经完全从发饰的束缚下流泻了出来,滑落下来披在肩膀上。被银色映衬得闪闪发亮的蓝眼睛向上望着。在一切的喜悦之下是一股温柔的爱恋,Jason意识到Dick爱他,而且老天啊他刚刚在Dick甚至还没拉下他的拉链的时候就在裤子里高潮了。

 

他满脸通红地结结巴巴道着歉。Dick的手指顺着他的腿向上爬,他拉着Jason让自己站起来,再次用力地吻着Jason的嘴,在Jason手足无措的时候依然完美地掌控一切。

 

“我得到过的最棒的赞美,而且这意味着咱俩可以在床上而不是在图书馆的冰冷砖墙上做这个,”Dick诱惑地说着。

 

“OK,”Jason安静地说。他感觉到一丝寒冷,一丝刺痛的蠢蠢欲动,就像他害怕突然从梦中惊醒。

 

但这一切都是真的。

 

“有史以来最棒的舞会?”

 

Jason真诚地笑了,“你用高跟鞋糊了学生会主席熊脸的那一瞬间我就是你的了。”

 

“我是最棒的舞伴,”Dick用鼻子蹭着他重复道。

 

“是的,”Jason收紧了环着对方的双臂,“是的,你是最棒的。”

 

Dick抓过他的手腕,把Jason的手放在自己的胯上,然后另一只放在他的肩膀上。

 

“我们从来没跳过慢舞呢。”

 

他们俩前后摇摆着,Dick哼着一首甜得发腻的轻松调子,Jason知道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的舞会舞伴。

 

-End-


评论(2)
热度(1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