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氧植物F —

【授权翻译】Jaydick-Clap Along IfYou Know What Happiness




标题:Clap Along IfYou Know What Happiness Is To You

分级:未分级

Fandom:Batman,Nightwing,DCU

配对:JasonTodd/Dick Grayson(AO3上只有Dick/Jason这个分类选项,但是作者在汤布勒上表明是Jaydick了。)

梗概:Jason总是出现在Dick的住处偷食物,有时候还和他亲热。

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91767

 

正文:

 

Dick是被靴子踩在自己卧室硬木地板上的沉闷声响吵醒的,不过阳光火一样的明亮刺痛着他的眼睛才是让他真正清醒的原因。坐起身来,他盯着站在床边的男人。

 

“我怎么能够把你来比作夏天?”*

 

Jason语带调笑,而Dick太累了根本没有精力来和他一起享受当下的好心情。“你在这儿干什么?”Jason从床边走开,让百叶窗落下来,房间再一次暗了下来,然后他走出了狭小的卧室。“只是来从你丫这儿打劫吃的和喝的。”

 

Dick从被子下滑了出来,一只手捋过头发试图让它服帖一点。Jason已经这么做了有一阵子了。公平来讲,是Dick先提出供应点心的提议的,但是他没觉得Jason会同意。其实这是件挺心血来潮的事情——Dick向Jason伸出手提出帮助,绝望地试图把他拉近一些。

 

这是很初级的一步,很小的一步,但至少Jason现在丢过来的是笑话而不是拳头了。

 

三个月的时间里,Jason开始出现在Dick的公寓,吃他的食物喝他的酒,两人也渐渐开始对对方柔和了许多。在Jason死之前Dick渐渐了解他的那几年,他们从没像现在这样花大把的时间呆在一起。这曾是Dick最大的后悔,而这也可能是他总是向Jason伸出手的原因。

 

但那都是过去了,现在Dick已经着手慢慢地将Jason似乎遮掩在自己感受之上的那层防卫渐渐地推开了。虽然不是那种掏心掏肺倾诉情绪的共度时光,但是Jason现在会在他内心为什么事儿挣扎的时候,或者有什么让他抓狂或是难受的时候,让Dick介入进来。那些事情,小事情,让他们更加亲近。

 

很难确切的说到底是什么时候起坐在沙发上喝廉价啤酒变成了时不时的亲热以及像青少年一样牵着手了。

 

估计就是Jason不再耐心等Dick打开窗户的那一阵子开始的。

 

Dick信步走出卧室的时候Jason正在翻看橱柜,咕哝着关于Dick有个富豪老爹还带个管家所以他肯定应该有食物啥的。

 

“我们也许应该叫外卖,我现在就只有麦片和牛奶。”Dick溜过去坐在厨房吧台的凳子上。Jason转过身眯起了眼睛:“如果我只是来找点儿零嘴儿的呢?”

 

大大地翻了个白眼,Dick摇了摇头,“前三次你都这么说然后最终都以把舌头伸到我的喉咙里然后趴在我身上睡着了告终。”Jason不耐烦地喷了喷鼻子,翻找着Dick堆在冰箱旁边的外卖单子。Jason死后真的成长了很多,这件事情一直有一些困扰着Dick。他似乎有些不能抛开脑中那个年轻男孩的形象,所以每一次Jason在激烈的夜巡后瘫在Dick身上口水流到他太阳穴上的时候就好像Dick正被逼迫着接受现在的Jason已经不同于当时的Jason这个事实。

 

现在的Jason有着宽大的肩膀和厚实的肌肉,以及如果没有高过那也必定平视Bruce的身高。相比之下,从前却是小小的骨架子却有着大大的膝盖和脚板。青春期对Jason Todd很好,即使在他长高变壮的过程中发生了不那么好的事情。

 

Jason第一次出现的时候,他们俩站在厨房里一边喝酒一边直视着对方,吃着路头那家中国菜送来的一大顿外卖。很安静,Jason喝完第二罐酒之后袭击了Dick,两人大打出手,最终在墙上留下了一个Dick那么大的凹痕。接下来几次交集几乎都是像这样,只是多了些对话。两人总是互相小小地偷袭对方,Dick偷袭的时候Jason会站得太远,Jason偷袭的时候Dick会站得太远。最终两人了解了对方的底线,终于可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看电影,不一会儿就会变成Jason在沙发上昏睡过去而Dick给他盖上一条毛毯,然后出门夜巡。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Jason都已经走了,但是毛毯会叠好放在靠垫上。

 

Dick没法说他很了解Jason,他们的话题一般不会长时间停留在Jason身上。任何试图聊起他或者他的过去的话题都令他迅速炸毛。但是,Dick估计已经比所有人知道的都多了。Dick知道什么按钮会让Jason暴怒,什么按钮让Jason悲伤,知道哪个按钮会让Jason把他捉住按倒在沙发上吻到他眼冒金星。

 

当然,他才不会觉得Jason喜欢抱抱。过去几个月显示Jason并不情愿在两人的亲密接触中更进一步。即使两人都明显的硬了。他所做的全部就只是趴在Dick身上紧紧抱着他,Dick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揭露那所代表的意思。这是Jason所做过的最接近人类的事情,最多地展示了他的脆弱。上一次Dick试图说起这件事时Jason二话不说站起身径直从窗户出去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估计不是最健康的那种,毕竟他们会避免通过交谈解决问题(取而代之的是,他们无视问题),有的时候他们会借助暴力。

 

Dick不晓得Bruce知不知道他简陋的小公寓里面发生了什么。他装作相信Bruce根本不知道Jason的出现,但是那是Bruce。Bruce估计在他的公寓什么地方安置了摄像头。但这没有阻止Dick,也没有阻止Jason。或者也许其实阻止了,但是想想Jason在公寓之外的地方一般避免和Dick正面对峙,估计还是没能阻止。

 

Jason在几个街区之外的一家匹萨店下了单,然后溜达到沙发旁边扑了上去。Dick往影碟机里塞了张电影,是个卡通片,基本上就是无脑的娱乐而已。Dick在Jason的旁边陷进沙发里时,他们俩基本上只是安静地看着电影,等着匹萨送来。

 

几分钟后匹萨送来了,Jason付了钱把盒子丢在了沙发前的茶几上,“晚餐上了。”几片披萨之后,Dick舔着嘴唇回头看着他:“你该留下来过夜。”这估计不是什么太荒唐的问题对吧?Dick在邀请女士们甚至男士们留下来过夜时从来没遇到过什么问题,但是Jason不一样。Jason在Dick不在时或者Dick睡觉时离开。他从来不留下来足够久到Dick和他一起醒来。Jason的来去毫无预兆,说了什么错的话他就会要么离开要么和你打架。几乎没有修正错误的机会,你只能注意着下次见到他的时候要注意些什么。

 

所以,当Jason冲着天花板微微咧嘴露牙地笑了一下,然后扭头看向Dick的时候,Dick觉得稍微松了口气。

 

“你提供sex?”

 

Dick翻了个白眼耸了耸肩:“如果那是今夜的走向的话。”

 

Jason在大腿上点着手指,再次看向天花板:“你不需要夜巡吗?”Dick又怂了怂肩膀,手摸索上去揉着Jason的胳膊。这感觉古怪地亲密,但是Jason没有移开。“我们可以一起夜巡。”Jason发出一声勉强的笑声,腮帮绷紧了。“可不想让这些小小的幽会走漏风声让爹地发现不是吗?”

 

Dick又翻了个白眼,叹着气向前倒,把额头按在Jason的二头肌上:“我不觉得他不知道你每过几个晚上就来一次,不是什么大事儿。”坐起身来吧Dick从自己的胳膊上挪开,Jason一只手撸过脸,“是啊,行吧,随便,你只要能跟得上。”

 

“记住,不能杀——”

 

“不能杀人,是,我知道。”Jason盯着电视屏幕,依然绷紧了腮帮。Dick咧开嘴笑了起来,Jason的眼睛眯了起来。“哦哦哦,Jay,不需要这么紧张的,只是因为咱俩一起夜巡不代表他会觉得我们干了或者你在操纵我或者什么的。”

 

他就晚了一秒注意到自己说错了话,一眨眼的功夫Jason已经站起身开始穿靴子。“Jay——”Dick开口,却只是被打断了。

 

“——son。我不是什么慈善案例。你觉得他为什么让我这么畅通无阻地进来?他估计觉得你在用你的身体把我拉回这个家里。或者你在治疗我。我没有被治疗。你没可能把我拉回来。这是我在释放压力。”Jason的话用意在让Dick处于防守。每次他想要让自己远离某种他不知道如何应对的情绪时,他就会说些话激怒别人。这样他就能轻松地脱身,留下另一人满肚子火。

 

Dick今天可不会上钩。

 

跳起来站在沙发上,Jason刚刚转身面向Dick,Dick就越过沙发背扑在了他身上。两人一起滚到了地上,Dick控制着两人的摔倒并成功地压在了另一个男人的身上。双臂环住Jason的躯干,两手扣到一起,Dick拒绝移动。“What the fuck.从我身上下去,dick。”那是一句侮辱,不是他的名字。

 

“Jay,冷静下来。”把头按在对方的肩膀上,Dick在Jason的喉头吻了一下。后者撇开头,开始试图挣开环在他身侧的双臂。不出一会儿Jason便开始咆哮,但他却放松了身体,“再说一遍,从老子身上下去。”Dick抬起头摇了摇表示拒绝。从咆哮转为紧紧皱眉,Jason扭动着肩膀。

 

“你来这里释放压力我们却都还没见过对方的老二,这太可笑了。”Dick很确定Jason呼出的那口气实际是笑声。“我很确定我以前见过你的,Dickie。”更加轻松一些的玩笑话回来了,Dick稍微放松了一些,但是他因为这句评论红了脸,“那是因为你在我冲完澡以后毫无预警地乱闯进来。不一样好吗?”Jason这次真的大笑出来了。

 

“你知道等你一放我站起来我就会拳头招呼你的脸然后离开,对吗?”

 

Dick把下巴埋在Jason的肩膀上:“我可以让你忘记生我的气。”Dick再次抬起头,歪着头。“你在试图挑战我吗?”Jason只是更加嘲讽了。

 

这一次Dick主导了两人的亲密行为,而且他绝对感觉到两人都硬了起来。Jason依然被压制的双臂挣扎了几下,然后落在了Dick身体两侧。他手上握紧的力道几乎留下淤青,而两人的吻狂乱而激烈。那种你会在黄片里面看到的张着嘴发出糜烂的声音的接吻。Jason停止了接吻,再次挣扎着想要挣开Dick的双臂。“我们真的要在我的胳膊这样的情况下做吗?”Dick大笑,放开了他,起身跨坐在Jason的腰上。Jason的手指爬上Dick的大腿,嘲讽地笑道:“你操还是我操?”Dick对上Jason的嘲笑,双手滑进Jason的T恤下。

 

“你是这里那个需要忘记的人,”Dick知道如何让人感觉良好,他知道怎样让人哭泣,也知道怎么让人眼冒金星。他们还在吵架的半途中,这估计也是他们的不良关系的另一个标志,但是Dick决定不管结局如何都跟进到底。也许这将是一个他今后会回过头后悔的时刻,但是他现在不后悔。所以,至少Jason今晚肯定是能释放压力了。

 

后来,Jason会溜下床穿上衣服,在Dick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他会在衣柜的门上钉一张便条,仅仅写着:谢谢,我12点到9点巡逻,来见我。

 

-END-

 

 

* Shall I compare thee to a summer's day? 出自莎士比亚第十八号十四行诗


评论
热度(45)
  1. Basketcase有氧植物F 转载了此文字  到 Jaydick